瑞德西韦在中国的重症临床试验已停止,解决患者招募与入组难题需要多方努力

瑞德西韦在中国的重症临床试验已停止,解决患者招募与入组难题需要多方努力

背景:

今年2月5日,美国吉利德公司宣布,正式在中国启动瑞德西韦治疗新冠肺炎的两项临床试验。试验由中日友好医院王辰、曹彬团队在武汉市金银潭医院展开,以确定瑞德西韦作为冠状病毒潜在治疗手段的安全性和有效性。其中一项研究评估瑞德西韦用于确诊感染2019-nCoV且已住院但未表现出显著临床症状(如,需要额外吸氧)的患者的治疗效果,另一项研究则评估瑞德西韦用于出现较严重临床症状(如,需要吸氧)的确诊病患的疗效。

据介绍,上述临床试验将一共入组患者761例,其中轻、中症患者308例,重症患者453例。曹彬教授介绍,这项研究将执行严格随机双盲策略,以评价瑞德西韦对新冠病毒肺炎的疗效和安全性。

因入组人数不足,

瑞德西韦在中国的重症临床试验无奈停止

4月11日,美国吉利德公司公布了瑞德西韦治疗新冠肺炎临床试验的最新进展。由于入组人数不足,最早在中国启动的重症新冠患者临床试验已经停止,另一项针对轻、中症患者的研究还在继续进行。

吉利德方面在声明中提到:“中国的研究者将负责发布瑞德西韦在中国的试验数据。”公司正在等待这些数据的发布,以便对结果进行深入评估。根据吉利德的时间表,预计发布时间为6月以后。

瑞德西韦临床试验遇阻让人喜忧参半

其实从一开始,就有许多专家预测瑞德西韦的重症临床试验不会太顺利。 

一是在临床试验上设置的入组标准门槛较高。其中一条要求患者的发病时间小于 12 天。事实上,很多医院的住院患者是不在这个时间窗口中,无法满足这个要求。另外要求患者在筛查评估之前的 30 天内没有接受过任何针对新冠病毒的试验性治疗。这个要求让很多患者止步,因为此前有新闻报道推荐某些药物如双黄连口服液,他们可能已经服用过。这些苛刻的条件会大大削减临床试验符合条件的患者数量。

 二是在新冠病毒疫情大规模爆发后,短时间内涌现了大量的临床研究。疫情至今已有近600项新冠肺炎临床试验在中国临床试验注册中心上登记,这无疑会起到“分流“作用。在这近600项中,也不乏太极拳、中药注射液、大豆提取物等治疗手段,无论是在医药产业内部还是普通大众中都产生了不少质疑声。

 

短时间内大量出现的临床试验会造成有限的临床资源不能有效利用,比如真正有价值研究的入组速度得不到保障。由于缺乏有效临床研究管理和足够的临床研究资源,可以预见有部分研究甚至无法按计划完成。

另外,部分由研究者或学术机构发起的临床研究( investigator-initiated clinical trial,IIT),由于临床试验的发起人一般仅为临床专家,对于研究用药本身的药学和临床前数据的专业程度有限,部分药物大跨步进入临床试验阶段,而其立题依据是不够充分的。相当一部分的研究样本量很小,研究设计开放性居多,也无法提供高质量的临床证据指导用药。

 

另一方面,我们看到,入组困难的现状也从侧面反应出我国在疫情阻击战中取得了优秀的成绩。随着国内新冠肺炎患者数量大幅下降,新发病患者越来越少;医疗资源与秩序逐步恢复常态,危重症患者比例得到有效控制。这些因素使得研究者很难再发现合格的受试者,也为瑞德西韦重症临床试验的顺利开展带来了难度。

患者入组与保留已经成为临床试验顺利进行

的主要痛点和重大障碍

虽然前期预测到了重重困难,但是瑞德西韦重症临床试验的无奈终止还是让业内感到意外。有专家曾建议可以考虑放宽招募标准,增加招募中心,延长招募时间。甚至可以考虑采取行政手段,优先保证那些更有潜力的临床研究入组。但是各种办法最终还是没有起效。

 

瑞德西韦临床试验牵头人、中日友好医院曹彬也表示,太多研究挤兑了试验资源,临床项目招募病人变难了。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感染科主任黄文祥接受采访时曾表示,“由于试验样本不足,所以撤销了新冠肺炎临床试验。”

其实,患者入组与保留已经成为临床试验顺利进行的主要痛点和重大障碍。哪怕像瑞德西韦这样重要的新冠肺炎药物的临床试验也会受制于此。大量的临床试验需要大规模的配套措施和专业服务。根据一份调查结果显示,临床试验的执行过程中面临的难点,主要包括如何提高患者招募/入组率、保留率,管理数据质量,按时完成相应任务等。据IQVIA最新市场调研数据表明,48%的临床研究项目受阻于不能按计划完成患者招募和入组。由此可见,患者的招募和管理是临床试验中一项重要挑战,可能会直接影响到临床试验的速度和结果。

“开源节流”解决患者招募入组难题,

药物研发与临床试验的管理运营需要各方努力

解决患者招募入组难题的策略就是“开源节流”。“开源”指的是提高公众对临床试验的参与度。“节流”指的是对临床试验的顶层设计与协调机制,把重要的资源留给重要的试验。

面对新冠肺炎疫情这种紧急事件,良好的临床试验规范顶层设计与协调机制显得更为重要。监管部门已经意识到问题。国务院主动出击,整顿新冠临床研究乱象。4月3日,科技部印发《国务院应对新冠肺炎疫情联防联控机制科研攻关组关于抓好落实工作的函》称,临床研究须经医疗机构审核立项,医疗机构应与临床研究负责人签订临床研究项目任务书,并在3个工作日内向核发其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的卫生健康行政部门进行临床研究备案,在医学研究登记备案信息系统上传有关信息。目前已有40多个临床试验主动撤回,其中包括脐血间充质干细胞方案、人文关怀方案等前期受质疑较大的项目。

 

对于研究者来说,需要自律,严谨,避免利益冲突,尽快提升科研能力。一批卫生统计学与流行病学工作者在网上讨论我国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流行势态时,就目前国内开展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临床试验发表了各自的看法,并经讨论达成专家共识,形成了《关于科学、规范、有序地开展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相关临床试验的建议》发表在《中华流行病学杂志》。

 对于社会来说,需要普及药物临床试验相关概念知识,正确理解和认识临床试验。虽然在这次疫情中,公众对临床试验的关注度很高。药物临床试验的受试者不是做小白鼠,而是现代社会对疾病和药物探索研究的一种科学试验机制。药物临床试验历经百年发展,已经形成了完整的运行机制和法律体系,以保护受试者人身安全与各项权益为首要考虑因素。在欧美国家,患者主动报名参与临床试验是一种普遍现象,但在国内,目前主动报名参与临床试验的患者还是少数,大部分仍以研究者发现与推荐为主。提高公众对临床试验的参与度,提升患者主动报名参与临床试验的比例需要政府,媒体,社区,机构等各方引导。

捷信医药升级患者招募3.0模式

助力解决患者招募入组难题

招募模式的升级为药物研发创新提供了保障。捷信医药结合多年行业实战经验,将临床招募升级到3.0模式。通过多渠道、数字化、智能化、流程化的形式,解决中国患者招募市场招募速度慢,留存率低,入组困难,合规性差等痛点。以线上+线下结合的方式,使用大数据工具和AI人工智能等手段,加速临床研究患者招募速度。能高效快捷招募患者参加临床研究,加速患者入组3到6个月,节省了新药研发成本,加速新药的审批和上市流程,为患者与社会带来真正获益。

174
Jsure
2020-04-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