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欧洲肺癌大会(ELCC)|一文解读非小细胞肺癌EGFR靶向治疗最新进展!

2024欧洲肺癌大会(ELCC)|一文解读非小细胞肺癌EGFR靶向治疗最新进展!

2024年欧洲肺癌大会(ELCC)已于中欧时间3月20日-23日在捷克布拉格召开[1],作为肺癌领域最受欢迎的全球学术大会之一,本次会议中报道了多项非小细胞肺癌(NSCLC)的最新研究进展,其中,就如何进一步提高EGFR突变NSCLC患者的生存预后以及解决EGFR突变靶向治疗耐药一直是肺癌探索的重要方向。

2024年欧洲肺癌大会(ELCC)已于中欧时间3月20日-23日在捷克布拉格召开[1],作为肺癌领域最受欢迎的全球学术大会之一,本次会议中报道了多项非小细胞肺癌(NSCLC)的最新研究进展,其中,就如何进一步提高EGFR突变NSCLC患者的生存预后以及解决EGFR突变靶向治疗耐药一直是肺癌探索的重要方向。本次大会中针对NSCLC EGFR突变靶向治疗有哪些最新研究进展?小编特此整理,以飨读者!

 

 

  • 埃万妥单抗+拉泽替尼一线治疗EGFR突变NSCLC,剂量中断有效解决保障疗效同时降低不良反应难题!

*埃万妥单抗是一种EGFR-MET双特异性抗体。拉泽替尼是第三代EGFR靶向药。

EGFR突变是非小细胞肺癌中最常见的突变,尽管目前已有多个靶向药获批,但如何进一步提高患者的生存预后,以及在保障疗效同时是否能进一步降低不良反应,这一直是肺癌领域研究和探索的重要方向。

在本次ELCC大会中,口头报道5MO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思路。[2]

既往研究表明,埃万妥单抗+拉泽替尼一线治疗EGFR突变晚期NSCLC患者的无进展生存期(PFS)优于奥希替尼。MARIPOSA研究(NCT04487080)的方案规定如果发生相关的≥2级毒性,则需要中断埃万妥单抗给药。对于接受一线埃万妥单抗+拉泽替尼治疗的患者,大多数关键不良事件(AE)发生在前4个月内。这项研究分析了接受联合治疗的患者在前4个月内中断埃万妥单抗对疗效和安全性的影响。

结果显示

在前4个月内需要中断埃万妥单抗的患者中,中位无进展生存期(PFS)为23.9个月(95% CI: 18.5-NE)。在前4个月内发生和未发生埃万妥单抗中断治疗患者的中位无进展生存期(PFS)、客观缓解率(ORR)和中位缓解持续时间(DoR)与随机分配到联合组的所有患者相似。根据方案在前4个月对埃万妥单抗治疗的早期剂量调整并未对联合治疗的疗效产生不利影响。埃万妥单抗+拉泽替尼是EGFR突变晚期NSCLC患者的新一线标准治疗。

 

在接受埃万妥单抗+拉泽替尼的前4个月内,发生和未发生埃万妥单抗中断的患者的疗效终点

  • EGFR突变靶向耐药如何解?免疫联合化疗±贝伐珠单抗仍是目前探索的重要方向!

此次ELCC大会,由国内专家韩宝惠教授报道了替雷利珠单抗联合化疗±贝伐珠单抗用于EGFR突变耐药后非鳞NSCLC治疗的疗效结果。[3]

结果显示

➣ 替雷利珠单抗联合含铂化疗+贝伐珠单抗(队列2)显示出较好的疗效和安全性,中位无进展生存期(PFS)为10.9月(95%CI 6.4-15.1),客观缓解率(ORR)和疾病控制率(DCR)分别为55.8%(95%CI 41.3-69.5)和96.2%(95%CI 86.8-99.5),3-4 级不良反应(TRAE)发生率为31.5% (17/54)。

➣ 替雷利珠单抗联合含铂化疗(队列1)显示出令人鼓舞的总生存期(OS)获益,中位无进展生存期(PFS)和总生存期(OS)分别为7.6(95% CI 5.8-9.4)月和27.1(95% CI 16.1-NE)月。

按队列进行的PFS亚组分析

  • EGFR突变奥希替尼一线治疗获得性耐药,和哪些耐药机制有关?

奥希替尼是EGFR突变NSCLC患者的首选一线治疗药物。但大多数患者仍面临奥希替尼治疗后产生耐药性的问题。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本次ELCC大会中周建娅教授为我们带来了FLOURISH研究的初步数据,结果显示,在68例奥希替尼进展后受试者中,45.6%(31例)在进展后检测出遗传耐药性。MET扩增(8.8%),EGFR扩增(7.4%)和EGFR L718Q(7.4%)是最常见的耐药机制。[4]

  • EGFR-MET 双特异性抗体Amivantamab(埃万妥单抗)显著延长后线治疗时间,或可成为奥希替尼耐药后治疗新选择![5]

在MARIPOSA-2研究(NCT04988295)中,对于奥希替尼治疗后出现进展的EGFR突变晚期NSCLC患者,与化疗相比,埃万妥单抗+卡铂-培美曲塞显著延长了无进展生存期(PFS)。本次分析评估了MARIPOSA-2研究疾病进展后的患者结局。

结果显示

➣ 中位随访8.7个月时,埃万妥单抗+化疗和单独化疗组分别有42%(55/130)和71%(173/243)的患者出现疾病进展。

➣ 埃万妥单抗+化疗相比单用化疗显著延长了中位治疗停止时间(TTD),分别为11.0个月和4.5个月(HR=0.37[95% CI: 0.28~0.50];P<0.0001)。

➣ 埃万妥单抗+化疗相比化疗组延长了中位后线抗肿瘤治疗时间(TTST),分别为12.1和6.6个月(HR=0.42[95% CI: 0.30~0.59];P<0.0001)。

➣ 联合组相比化疗组改善了后线治疗的中位无进展生存期(PFS2),分别为13.9个月 vs. 11.3个月(HR=0.60[95% CI: 0.40~0.92];P=0.017)。

➣ 在疾病进展患者中,埃万妥单抗+化疗组有75%的患者(41/55)在疾病进展后停止治疗,而化疗组为93%(161/173)。两组均有63%的疾病进展患者开始后续全身性治疗。最常见的后续治疗是奥希替尼(联合组: 10%;化疗: 9%)和多西紫杉醇(联合组: 7%;化疗: 9%)。

与单用化疗相比,埃万妥单抗+化疗显著延长TTD、TTST和PFS2,可作为EGFR突变晚期NSCLC患者在奥希替尼治疗进展后的新标准治疗。

EGFR突变是非小细胞肺癌(NSCLC)中最常见的突变,2024ELCC为我们展示了该靶点不断优化的治疗方案,通过剂量中断来兼顾疗效和安全性,免疫联合及针对耐药机制的靶向治疗来克服EGFR突变耐药。

目前国内有多项关于EGFR突变靶向治疗及EGFR突变耐药相关新药研究正在开展。

507
Jsure
2024-04-18